這次在伊通公園展出的主題,延續作者過去「夢境」的構想,所展出的裝置看來有些眼熟。

 

陳慧嶠認為,這次的展出與以往不同之處,便是有一個輕鬆的心情,在短短一個月內便從容的創作完成。
 

陳慧嶠的「模稜兩可」幽默?無趣?無聊?

【1998.7.28在地實驗訊】陳慧嶠這次在伊通公園與顧世勇的聯展中,共創作了「睡吧,我的愛」、「別把夢境吵醒」等二件作品,以「模稜兩可」作為展出主題。就如同作者自定的主題一樣,這次的展出並沒有特殊的訴求,如果要為這次展出下一個評語的話,那只能說是「有點幽默,有點無趣,又有點無聊吧!」對這次的聯展,陳慧嶠在展訊中自己作了以下的自述:

「我不知道我們聯展的蠢動是為何?雖如顧博士所說的純屬即興,之間並沒有任何的討論和交集,但他作品中那份不可感觸的疏離,看不見的透明,除了不可言喻什麼也不吐露,一副霧的面孔,向真理的中心前進….,我看見那瞬間在他額上閃出的明晰球體,我們中間有人開口;儘管他說我要煎荷包蛋是一個再無聊不過的行為,也是一種「未知」。我卻感到因為:你說「是」燈就把你引向夢的入口處。你說「不」天平就把謊言和渴望的真理秤。保持沉默,會不知道我們在哪裡?若你發笑,會更不知道我們去向何處?地平線如此模糊不清,世界更加不可相信;只有真理──原封未動,「未知」依然亮光閃閃高懸在黑夜的旁邊,或許這無人之地是我們博動、同盟的目的。

「然而在揭發真理的途中,我們不斷的面臨挑戰和質疑;如果宇宙中創生、揮灑、轉動這一切生命思維活動的根基「真理」,僅是一句衰竭的名詞。在真善美所有反光、逆向的驗證過程裡,正在與即將生發、閃動、可有可無、模稜兩可的人文激情中,藝術如果真不復存在,我們又如何以藝術家自許?是真理讓藝術脫穎而出,而藝術是使存有者之真理在作品中一躍而出的源泉。我們是否知道、留意到創作的根本意願?或者,在我們面對藝術的態度中,我們依然只還是因襲成規,照搬過去形成的知識而已?藝術是否能成為一個本源,因而必然是一種領先;或者,藝術始終是一個附庸,從而只能做為一種流行的文化現象而伴生?衍成愈來愈低等的消費性源泉,一種新薪的行業,視覺的武器,爭掙日上,又欣腥向榮,所費不貲又行情不漲;更或者,創作的純真或對藝術的爭執,已經遠離了國界間藝術策略、文化爭霸的現實,成為膚淺的陳詞濫調?這種種的創作之謎,在這只能緩慢地增長的體驗中,時時刻刻困惑著我,竟也只能喃喃自語…,似乎創作不只是為了創作,藝術不再只是藝術?然到創作最終仍只是個人的體驗,但也許體驗卻是藝術終結於其中的因素。雖然過去是,現在是,卻還不是。

「倘若藝術無法獨立,藝術家無能自主,淪為政客活動的選民,像個雜耍團,卻沒有戲耍的本領,自視為社會、經濟、政治、人種、歷史及偽科學等等的代言人,嘶聲吶喊,在混亂、愚妄、焦思、狂熾的隱情中,告別藝術自身的現實,一味的矯情和媚俗作態,避重就輕,緊抱、迴溯、屍化的五千年,昏昏地滾到死之岸邊。那麼,睡吧!我的愛….,永遠別向真理宣戰,別把夢吵醒也別把夢踩醒…..,讓黑色的羽翼,看不見的寒光,盡情的在宇宙的深淵裡挖洞。

「總是失明的鏡子在眼睛的位置;仔細看我….仔細地…,寂靜的目光,面對你的時刻,整座屋宇也乘著大氣運行,追逐;拾起,返回;再追逐,在另一個世紀,另一個五千年的光裡,一意孤行,漸漸石化。」

展期:1998年7月25日 ~ 8月15日

地點:伊通公園 台北市伊通街41號2-3樓

TEL: (02)2507-7243 (02) 25082985

FAX: (02)2507-1149